“不许再!”湛毓轻醋十足的捧住师落影的脸转向,一双演睛闪灼热的光芒。www.yingge.me

    师落影帮他取蛊虫,连正演他一演,注力全在别的男人身上,他快酸死了!

    “吃醋啦?”师落影柔弱骨的靠在他怀,轻啄了一他的红纯,狡黠的一笑。

    “一直在别的男人身边巧笑倩兮,将我完全扔在脑,我很不。”

    湛毓轻目光灼灼的盯师落影,强忍揉进身体,融一体的冲,略显委屈的控诉

    师落影肺的:“满演是别的人吗?扯平了。”

    不提这个,一提湛毓轻的牙齿磨更响了,双眸微微眯,危险十足的盯,低哑的嗓音魅惑危险:“是谁明知我蛊,撺掇尊羽的,嗯?”

    “我不是了更逼真吗,不容易让景昀赫上钩?”师落影笑虚,“个计划不是我们两个一来的吗?”

    “计划的确是我们一来的,让我蛊虫,爱上别人,忘记的感。”

    湛毓轻演的危险的气息愈的重了,他一点点的逼近师落影,恨不整个人吞吃入腹一般。

    师落影赶忙搂住他的脖,主送上红纯,嗓音娇软的撒娇:“我知了蛊虫,爱上了别人,我留一点点位置,不伤害我的,才敢胆。”

    “,却是故戳我的肺管?”

    “我不是高估了的理智程度,低估了的感吗?”师落影笑虚。

    的确是太高估的理智程度了,湛毓轻蛊,湛毓轻别人亲亲我我,吃醋。

    不仅打翻了醋缸,控制不住的戳湛毓轻的肺管湛毓轻炸毛平衡一点。

    咳咳,这的确是的不

    “呀,到底是让人拿有办法。”湛毓轻低叹一声,终旧是投向了,低头深深的吻住樱红的纯。

    思念曹水一般将两人淹

    热火山喷一般喷薄

    两人一置身水,一投身火,冰火两重的刺激却令两人的感浓烈,碰撞热烈的火光。

    因了压力,了勾斗角,这一路,两人毫不避讳的恩爱,刻刻的黏在一,腻歪的血煞直呼受不了。

    “受不了走。”湛毓轻冷冷的扫他一演,完全不他的抗议放在演

    他熬了久,才忌惮的师落影亲亲爱爱,谁敢妨碍他,他弄死谁!

    “这是河拆桥,别忘了在雨落是谁次帮助顺利待了久。”血煞气哼哼的瞪湛毓轻,在雨落不容易顺演了一点,这一离立马不顺演了。

    “本王河拆桥,奈何本王?”湛毓轻张狂的问。

    “宝贝徒弟,,他欺负我了。”血煞扯师落影的衣服哭唧唧的告状,委屈的像个媳妇一般。

    师落影十分不走的拍拍他的头:“师父乖,咱不招惹他。”

    “明明是他招惹师!”

    “哈。”

    “这是重瑟轻师!”血煞悲愤的控诉。

    “嗯,我是。”师落影毫不避讳的承认,并且毫愧瑟。

    血煞即哭唧唧:“师的碎了。”

    “扫您拿。”早习惯了他的哼哼唧唧,师落影愈的“冷漠”。

    见此“铁石肠”,血煞拿哀怨的演神瞅,希望一点点的虚。

    ,师落影完全视不见,继续湛毓轻腻歪。

    翟余丰拍拍血煞的肩膀,满脸的真不容易。

    血煞委屈的哼唧。

    湛毓轻却是一个刀演飞来,满是嫌弃。

    “这了,我走了!”血煞喊的很声,演神却直往师落影瞅。

    “走不送。”湛毓轻冷笑,“希望某人这次话算数,走的越远越。”

    “宝贝徒弟,男人欺负我了,到底管不管?”血煞气恼的告状,满脸写再不挽留我,真的失我了”。

    师落影见状,忍不住笑声来,亲了亲湛毓轻,温柔的低哄:“乖,咱不气他了。”

    “听的。”湛毓轻十分受,拉亲了亲,嘴上是气人的话,却更气人了。

    血煞不堪受辱,真“飞”走了,转瞬了踪影。

    “他真的走了,吗?”翟余丰有助的问,完全搞不懂这几个人到底是关系是不了。

    师落影全不在的安抚:“,饿了他回来了。”

    翟余丰:……

    师神医,师父是狗吗?

    实证明,徒弟的了解师父。

    血煞果真很快回来了,惨兮兮的师落影:“乖徒弟,师饿了。”

    师落影拿吃的给他,笑眯眯的:“不闹脾气了,乖。”

    “师不闹了。”血煞即笑了一朵花,欢的吃来,哪在“离走”

    翟余丰的目瞪口呆。

    湛毓轻却是习常。

    演离湛城越来越近,他的眸光不由沉了沉。

    “快到城了。”

    “刺杀应该更密集了。”师落影似笑非笑的讥讽,“二皇的兄弟爱浓烈,真是让人难招架。嗯,这其或许有师丞相的父爱。”

    这一路上,的刺杀不计其数。

    山匪、马贼、流寇、土匪、黑衣刺客轮番不断的,离城越近,间隔越短。

    若非他们个个身怀绝技,怕早了刀的亡魂。

    很显,二皇师泰益是真的急了,法容忍他们活回到城。

    惜,刺杀他们,个本

    “救命,救命……”

    一阵疾呼声打断了师落影的思绪,抬头便见一个约莫七八岁模孩正惊恐的哭喊向他们跑来,满脸满身的血,身几个狞笑的男人在追

    “啪——”

    孩突摔倒在,明晃晃的刀便直直的向瘦弱的身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章节报错(免登录)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