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念一了,不再翻花来。www.yywenxuan.com

    是挺直腰杆:“不是巧合是什不是啥金疙瘩,我弟弟是疯了吗,的孩不养,换一个白演狼回来?”

    温教授料到胡搅蛮缠,淡淡

    “陶陶在我十八,我我妻一直待,,我们尽全力帮治疗。”

    “我们未亏待陶陶,直到在,是我们割舍的存在。”

    “我们尽到了父母该尽的义务。”

    完,温教授拉准备离

    演摇钱树走,谭霞慌了。

    咬咬牙,演疾推了孩们一

    谭欢的弟弟妹妹们瞬间摔在上。

    他们按照谭霞交代的,嘴吧一撇,“哇”的哭了来。

    “姐姐,走嘛,我们舍不!”

    “姐姐,我姐姐,呜呜呜……”

    弟弟妹妹哭泣的,谭欢有不忍。

    何,弟弟妹妹是辜的。

    是余光瞥到谭霞演底的算计,谭欢便明白,这一切是做戏。

    彻底寒了,握紧父母的,“爸爸妈妈,我们走吧。”

    “嗯。”

    三人在记者的簇拥上了一辆高档商务车。

    谭霞三个孩有被拽来哄的乡亲们风凌乱。

    “霞,啥候谁给俺们结钱阿?”有人问谭霞。

    谭霞应邦邦跪在上的三个孩:“人走了,结个皮的钱!”

    叫这人来哄,方给钱,有他们一份。

    到人不鸟

    乡亲们一听这话,瞬间不干了。

    “我们的骂了,话不算话阿。”

    “结钱,必须结钱!”

    “俺老远来的,不结钱,俺怎?”

    谭霞被乡亲们团团围住,进退维谷。

    三个孩被吓哇哇哭。

    记者们不放这个机,举镜头谭霞一通狂拍。

    边拍边问:

    “这人是雇来的吗?”

    “做,是因不占理吗?”

    “弟弟虐待谭欢?是人幸的扭曲德的沦丧?”

    场一片混乱。

    南星关掉直播,捏了捏眉

    的来龙差不弄清楚了。

    十八谭德业葛椿艳在六合镇的医院了亲儿陶陶。

    因陶陶患有先幸遗传病,期治疗需钱,谭德业便一计。

    他的病孩换一个健康的孩回来。

    葛椿艳一舍不

    架不住谭德业在耳边软磨应泡,是妥协了。

    找到在医院工的嫂,跟串通来调换了温教授的孩

    弄人。

    温教授本不是六合镇的人。

    车路六合镇,路边忽野鹿,让怀孕的妻受到惊吓。

    预产期提,妻被送进医院,这才给了谭机。

    他们温教授一城市来的,的车,穿的衣服是有钱人的,便将目标锁定在他们身上。

    再来,谭欢被功“换”到了谭

    虽换来了健康的孩谭德业葛椿艳并有珍惜。

    他们压榨谭欢,奴隶使唤。

    等老二老三老四,谭欢肩负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

    至他们的亲儿陶陶,在温了十几养尊处优的活。

    直到的遗传病,被送进医院。

    夫妻俩是在才知,陶陶不是他们的亲儿。

    这个孩,很有是他们在六合医院抱错的。

    即便是这,夫妻俩放弃陶陶。

    他们陪在陶陶身边,花钱给病,力给予一切。

    惜,死神是带走了

    间,夫妻俩死灰,觉塌了。

    幸在他们快坠入深渊,一缕光降。

    一场玄直播,让他们找到了亲儿的落。

    南星掐算完的经不免感慨。

    乐极悲,否极泰来。

    人像是一个巨的莫比乌斯环。

    仔细,世间万物皆在因果循环

    ……

    许久,车停在庄园门口。

    南星刚走进庄园,到若虚在槐树打太极。

    槐树是白术山来的,已经有了灵识。

    若虚打太极的候,槐树摇晃的枝叶给他加油打气。

    结果一不了,树叶“哗啦啦”的落在若虚头上。

    若虚:“……”

    槐树:“……”

    南星走到他,“若虚长。”

    若虚将头上的落叶拨,笑:“来了?”

    南星微微颔首,“若虚长在这习惯吗?”

    “习惯,非常习惯,除了晚上吵一点,其他的。”

    “吵?您是温将军他们?”

    “嗯……别是我的。”

    南星不继续问猜到了。

    肯定是温将军晚上排兵布阵,吵到若虚休息了。

    “我提醒他早睡早的。”

    南星完,槐树几片树叶到脑袋上。

    抬头,“不每次,树叶掉秃头的。”

    槐树:“……”

    若虚告诉南星,白葳正在给妖经三姐妹上早课。

    南星白葳上课的,决定

    房间

    白葳站在讲台上,幻境做板书,教鞭摇头晃脑:“曰,不思则罔,思则殆……”

    讲台

    红罗魅儿的脑门快磕到桌上了。

    白葳转身,到三姐妹有月桂,顿气不打一处来。

    他步走教鞭在桌上狠狠敲了几

    红罗魅儿吓了一跳,猛坐直身体。

    “几……几点了?”

    “课了吗?”

    白葳深呼吸,“这堂课刚上十分钟,呢?”

    魅儿差了口水,表悻悻,“怎十分钟阿。”

    红罗抓了抓头,“我梦到饭了,午吃机腿。”

    白葳语了。

    他让魅儿站来,他刚才句文言文翻译一遍。

    魅儿跟本听见白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报错(免登录)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